CJ辉煌时冰火耀世 失落时寂静无声

[ 2016-12-06 15:58:48 网友评论3 来源:PentaQ 作者:PentaQ. 荷艾西 进入论坛]
文章摘要

有韩媒认为MadLife在这个赛季并没有扛起领头羊的责任。

  全员离队 一石激起千层浪

  前不久,包括MadLife和Shy在内的CJ Entus全体队员选择终止合约的新闻出来以后,在LPL赛区的玩家群体中间并没有引起如想象中那样的巨大波澜——曾经叱咤风云的Azubu Frost和Azubu Blaze,在改组为CJ Entus之后,就再未登上全球总决赛的舞台,到了2014年,CJ冰火两队在韩国联赛夏季赛垫底,到了2016年,CJ Entus建队以来第一次失去LCK名额,对于中国玩家来说,这支曾经辉煌无匹的队伍的没落,犹如冰解云散,一点一点消逝无声。

  相比起来,韩国网友、乃至韩国电竞圈在升降级赛后对CJ依然是抱有期望,当然也包括CJ战队本身。10月份,出身NaJin的CJ监督Reach朴正石召唤了两名过去曾在自己手下成长起来的老选手MOKUZA、Vinylcat,希望能够组织起一个想法一致、能迅速度过磨合期的教练团,带着CJ重新努力。

  Deft、PawN等名将准备回流韩国时,还有不止一位LCK解说开玩笑般说过希望这些名将能把CJ重新带回LCK、让CJ重回辉煌,正如解说DanKuN所说,“这将会成就一个传说”,不仅仅对选手本身,对CJ来说也是如此。这变相也给了CJ粉丝们一个微弱的希望,即使CJ近年来的成绩都不如人意,但只要老将都在,希望不灭。

  但现在,这个传说实现的希望几近熄灭了。

  韩国网友对CJ Entus,准确地说是MadLife等等一批老CJ人抱有很深的感情。如果说几代的SKT、三星蓝白是LCK王朝的发扬者,这一批老CJ人就是LCK王朝的开拓先锋。CJ冰火的前身MiG Frost、MiG Blaze辉煌的战绩,成为了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在韩国风头迅速超越星际的催化剂,没有这两支队伍,当初的一切也许会是另外一个发展方向。

  辉煌时刻:一夜登顶的美梦

  2011年,英雄联盟尚未正式登陆韩国,但已经有一些韩国玩家顶着150以上的高ping值闯美服,甚至在美服排位占据了极高的名次。在一个名叫dcinside的论坛网游交流区里,有一小群英雄联盟玩家活跃了起来,利用内置的聊天程序建立起彼此之间的联系。网名叫rjsdndgod的网友在这里发起了一支由“闯美服的韩国人”组成的战队,几经波折,以后阵容稳定了下来:上单是rjsdndgod自己、也就是Woong,打野CloudTemplar,中单RapidStar,AD Locodoco,辅助MadLife。

  五人开始在线下碰头、集训。说是集训,实际上是5人带上各自的笔记本电脑,借住在条件稍好的Woong家里。Woong也找来了他们闯美服时就认识的“老大”、MBC游戏频道的人气解说姜贤重来充当领队一职,让人脉更广的姜大哥来帮忙处理联系游戏赛事之类的对外事务。2011年10月27日,这支战队正式成立,命名为Maximum impact Gaming。

MiG初创成员:Locodoco、RapidStar、Woong、MadLife和领队姜贤重.jpg

  MiG初创成员:Locodoco、RapidStar、Woong、MadLife和领队姜贤重

  开始进出赛场以后,这几个年轻人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找不到合适的对练伙伴。即使依仗已经作为TSM的创始队员登上过职业舞台的Locodoco的人脉,也无法在北美找到有兴趣与这支没有丝毫成绩的战队认真约一场训练赛的职业队伍。他们与领队姜贤重决定再建一支由韩国人组成的二队自给自足,并将队名统一为MiG Ice和MiG Fire,影响深远的冰火两队就此成立。

  当时英雄联盟赛事体系仍处于萌芽状态,在韩国国内只有零散于全国各地举行的第三方赛事,规模不一、赛制也不尽相同,刚成立的MiG疲于奔波其中,为的是获得名次后的奖金。Lustboy在后来的回忆文章中称,这个时候的MiG是一支“有着职业心的生计型队伍”。

  真正让MiG声名大噪的机会,在2012年初OGN举办的《LoL邀请赛》上。这实际上是有线游戏频道OGN制作的一档节目,也是OGN举办英雄联盟赛事的试水之举,之后被视为英雄联盟韩国职业联赛的开端。在这里,MiG一路击败韩国老战队StarTale、中国受邀战队WE进入决赛,最终凭借MadLife的神级控制在团战中汲取优势,2:0击败北美豪门CLG夺冠,推翻了外界认为韩国LoL战队实力偏弱的印象,MiG也一下子打响了名声。至此之后,英雄联盟的电竞重心开始向韩国倾斜。

  邀请赛结束不到一周,OGN联手Riot Games打造韩国国内英雄联盟职业联赛the Champions,邀请在《LoL邀请赛》中击败CLG的那支MiG,也即冰队作为种子队参赛。火队没有像他们的兄弟队那样遇到一战成名的好机会,更名MiG Blaze后,他们从线上预赛开始过五关斩六将,追赶兄弟队MiG Frost,最终和他们会师the Champions 2012春季赛决赛。

火队初创成员:Ambition、Lustboy、Cpt Jack、Reapered、Helios.jpg

  火队初创成员:Ambition、Lustboy、Cpt Jack、Reapered、Helios

  决赛当天,8000余名观众来到位于日山的KINTEX竞技场,据说甚至有人凌晨5点开始排队等待观看这场“冰与火之歌”——这是韩国英雄联盟赛事体系里没有过的盛况。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外,火队通过BP战略、换线游走等战术几乎是以压倒性的优势3:0击败成名更早、此前的表现也一直更强势的冰队,拿下了第一个韩国职业联赛的冠军。

  至此,MiG两队已经用成绩统治了韩国职业联赛的舞台,他们的人气也早已超越了当初一起打零散赛事的竞争对手们,在韩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队伍中登顶。春季赛结束后,冰火两队接受德国电竞直播平台Azubu的冠名赞助,成为韩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史上第一支拥有赞助商的俱乐部。对于前不久还是5个人挤在一个单间里集训的MiG成员来说,从建队到此这半年时间也许是人生里最美的一段梦境。

  瓶颈到来:竞争愈演愈烈

  MiG在韩国职业联赛成功登顶之际,英雄联盟也正迅速席卷韩国的网游市场。根据韩国网游人气调查网站GAMETRICS当年的记录,英雄联盟在5月第一次登上了网吧使用率排行榜榜首,占有率高达20%。

  这让不少韩国电竞俱乐部嗅到了机遇,开始着手成立LoL战队,比如MVP Ozone;赞助商和大型企业也开始介入战队的运营之中,用收购、冠名或自建的方式成立电竞俱乐部,比如说NaJin——这意味着,与MiG竞争的韩国本土对手将会越来越多,也有可能越来越强。

  首先在强度提升的竞争市场中表现出不适的是春季赛拿到了冠军的火队Blaze。2012年夏季赛上,Blaze两次遭遇NaJin,一次在常规赛、一次在争夺S2门票的选拔赛上,两次均以败绩结局,就此结束他们的2012赛季。

  而冰队Frost失去Locodoco以后,大哥Woong转到AD位上、引入新上单Shy,以一套相对较新鲜的阵容迎接夏季赛,反而得到了不错的效果:在常规赛中排名第一并以全年积分第一的成绩保送S2全球总决赛。在春季赛的一次采访中,MadLife曾表示队伍当时的实力就是“去到世界大赛上能拿第二的水平”,令Madlife没想到的是,这样一句随口之言竟然一语成谶,S2决赛舞台上Frost被来自宝岛台湾的TPA击败,最终没能捧起召唤师杯。Madlife更加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是他职业生涯里,唯一一次登上全球总决赛的舞台。

即使没有在世界赛上夺冠,但冰队在世界赛上为韩国赛区“正名”,在韩国国内赢得了大批粉丝.jpg

  即使没有在世界赛上夺冠,但冰队在世界赛上为韩国赛区“正名”,在韩国国内赢得了大批粉丝。

  S3赛季,冰火两队并入CJ ENTUS旗下,重新出发。虽然两度更换AD选手,但冰队Frost的下路依然是公认的队伍Carry点。

  然而经过了韩国赛区在S2总决赛的亮眼表现以后,韩国电竞圈的发展风向已经全然偏向了英雄联盟,更多强大的老牌俱乐部都踏入了这个圈子。2013年的韩国联赛是属于无可争议的属于SKT T1的一年;在SKT之后,还有紧追不舍的kt;经过2012年夏季赛洗练的MVP Ozone也开始展现他们成长的模样,一路斗志昂扬。

  S3赛季的韩国联赛舞台成就了不少新生力量,去年的王牌强者CJ冰火两队则成为了这些新生军成长路上的荆棘丛。但这场变革来得来过迅猛,迅猛到曾经各占联赛半壁江山的冰火两队,竟然双双不敌这些联赛新生军。2013年夏季赛,火队季后赛首轮被kt Bullets淘汰出局,在夏季赛16支队伍中排名8强,冰队先在半决赛被kt Bullets横扫,又在三四名决赛中败给MVP Ozone;到了区域选拔赛,冰火两队双双遭到kt Bullets横扫,无缘世界舞台。

  13年末,冰队打野CloudTemplar宣布退役,冰队失去了一位领航塔式的灵魂人物。至此,最初创立MiG的五名成员中只剩下MadLife和领队的老大哥姜贤重两人,所幸Shy、包括孙大勇教练在内的教练团并没有离开。

  这是CJ ENTUS LoL战队发展的分水岭,在此之后,漫长的寒冬即将来临。

  落入低谷:前路迷茫不清

  S4赛季开启,刚拿到世界冠军的韩国赛区开始进入企业队伍膨胀发展的阶段。2014年夏季赛共有16支队伍参赛,但实际上参与其中的俱乐部只有9个,这里面有7个俱乐部都像起初的MiG那样拥有两支兄弟队伍。这些双子战队中,大多数是像SKT T1这样,在K队打头阵冲入上游圈的同时、保留S队作为储备军的配置;也有三星蓝白这种,实力一直居于下游的蓝队一夜爆种在春季赛夺冠,白队依然保持强大实力的双雄式配置。

  韩国电竞市场几乎完美消化了本国不断出产的顶尖人才——大企业旗下所属的队伍意味着环境待遇是得到保障的,对想打职业的韩国选手来说是最优选择。这也变相挤压了财力或成绩位处中下游的队伍的生存空间,CJ冰火在这里成为了被挤压的一方。

CJ Blaze在2014春季赛的阵容.jpg

  CJ Blaze在2014春季赛的阵容

  CloudTemplar走后,冰队阵容大变,迎来了Swift-CoCo这对中野组合的时代;火队Blaze这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Daydream、BaeMe和Emperor顶替了离开的老将们的空位。

  阵容的变动带来短暂的甜蜜效应,火队在春季赛中短暂纠正了以往过稳的运营风格,在Daydream积极的游走下拿到了不少的积分,但也仅能打到赛季第四位,位列三星蓝白和NaJin白盾之下。相比起来,冰队的甜蜜效应要消失得更快:Swift和CoCo加入后形成的游戏初期打优势滚雪球的套路,很快就被其他队伍吃透,Frost在春季赛后半程就已折戟。夏季赛的赛果就更惨烈了,(按照当时的赛制)冰火两队在联赛首轮就双双出局,之后依照规则降入准职业联赛NLB中,也没能成功拿到去往世界赛的积分,S4赛季惨淡收场。

  韩国网友对CJ老将们这一年来的发挥很是不满,在火队,他们认为Flame和Ambition有必要改变他们打法;在冰队,他们认为MadLife成为了拖后腿的人。但在CJ老队员CloudTemplar看来,CJ的问题并不在个人身上,而是在整体打法和阵容配合中。

CJ Frost在2014夏季赛的阵容.jpg

  CJ Frost在2014夏季赛的阵容

  对于Frost,当时已经转型解说的CloudTemplar在自己的专栏文章中是这么评价的:“(Frost就是)欠缺一点特色、缺一点自己的风格。队员们在单排的时候各玩各的,这就导致在多对多的团战里队伍整体会显得弱势。尤其是队员在团战里的配合并不默契,会出现与他们出色的个人实力不相匹配的技能miss之类的失误。如果没有一个一致的目标意识、在初期滚不起雪球的话,CJ的处境就会变得非常艰难,最后落败,相反即使获得优势也很容被翻盘。”

  “但MadLife还在。”CloudTemplar在专栏中如是说,他认为这对CJ来说是一个优势,纵然表现有所起伏,但老将MadLife的人气依然居高,因而能留住一批支持CJ的粉丝;2012年开始就有M神之称的MadLife留在队里也相对更能稳定住军心。

  也是因此,虽然S3以后的每一个赛季CJ的阵容都发生着程度不一的变化,只要Shy和MadLife继续留守,都让人感觉他们还是那支有希望东山再起的老队伍。

  2014年底,韩国职业联赛发生剧变,在联赛体制改革、其他赛区的强烈邀约的双重因素影响下,韩国职业战队人员出现大批流向海外的情况。对于必须合并冰火两队的CJ ENTUS来说也是一样的,Swift、Emperor、Daydream等等第二代CJ队员都选择离开队伍去往海外战队,在一个赛季的适应期以后,他们开始在各自的赛区发光发热。

  伴随着这次合并的,是赛制上的改革,2015年LCK联赛精简为八支队伍,并启用常规赛双循环赛制。在这样的变革之下,CJ Entus重新焕发了生机,队内的中野组合CoCo与Ambition状态出色,CJ Entus常规赛拿下第三,但在季后赛,这支好不容易才重新跻身强队之列的CJ,却惨遭SKT让二追三。夏季赛的CJ虽然成绩依旧不俗,但这次的季后赛,他们不敌新强者KOO,在区域选拔赛,他们又被Jin Air所淘汰。2015年年末,CJ Entus再度遭遇剧变,包括创始成员姜贤重教练、孙大勇教练在内的教练团队全数离队,在中野组合CoCo与Ambition也选择离队后,CJ遭遇几乎致命的一击,更雪上加霜的是,CJ培养的二队成员Trick、Max、Helper也选择离开。另一位老将Ambition离队时曾表示不喜欢队内的训练气氛,围绕CJ的讨论一时之间成为了热议话题。

  随着姜贤重的离开,在CJ Entus已经看不到多少老MiG或者是Azubu的影子,还在支撑这支队伍的老MiG人,已经只剩老将MadLife——这个每年一到全明星赛,就会承担全世界的期待的明星级辅助选手。

2016夏季赛的CJ ENTUS.jpg

  2016夏季赛的CJ ENTUS,大量的新人标志着队伍开始进入重建期。

  2016赛季,CJ ENTUS在全新的监督、教练团的指导下,在春季赛大胆启用新人,仅保留老将Madlife一人,并在短期内有过不错的表现,但LCK激烈的竞争,导致队伍在8胜10负的情况下,依旧排名联赛末尾。在夏季赛,CJ嗅到了降级的危机,开始频繁变阵,但CJ陷入了磨合不理想-表现不佳-更改阵容的怪圈中,最终也没能调配出一套最佳阵容,没能保住最顶级联赛的名额。

  韩国有媒体将这口锅扣在MadLife头上,认为他作为队里的老大哥,在这个赛季并没有扛起领头羊的责任——这或许也能看作是一种恨铁不成钢,韩国LoL圈的老粉丝们最不能接受的,是这支最古老的职业联赛战队要离开职业联赛舞台的事实,而他们未来在次级联赛的表现,居然还是未知数。

  老队员CloudTemplar对此十分伤心,在和DanKuN的脱口秀节目里他透露过,在转会期到来时,他每逢看见职业选手都会上前询问对方有没有兴趣去帮CJ重新打回LCK。这固然只是玩笑话,但让CJ重回辉煌也是很多韩国LoL老粉丝、老选手的愿望。

  现任CJ ENTUS的监督Reach朴正石和教练MOKUZA、Vinylcat肩上有着很重的担子。在KeSPA杯前的专访里,朴监督曾表示过打次级联赛是“眼前的迫切目标”,希望能够给粉丝们展现队伍来年能打好的可能性。现在他们有了一个更迫切的目标:先要集齐打次级联赛的5名队员,一切回归最初,重头开始。谁又能知道这对CJ来说是不是一个全新的机遇呢?

更多视频推荐 更多图集推荐

栏目推荐

  •         

LOL视频排行榜

视频推荐 图集推荐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