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俱乐部的CEO:我们本来就属于LPL

[ 2018-01-11 08:14:35 网友评论3 来源:英雄联盟赛事 作者:英雄联盟赛事 进入论坛]

  生于1987年的“会长“陆文俊在去年迎来了他的三十岁,然而这个“奔四”的开端却过得异常煎熬。

  作为VG俱乐部的CEO,陆文俊目睹了自己的队伍从LPL掉入LSPL,然后卧薪尝胆一个赛季后再度杀回,如此曲折的剧情让他的2017变得相当有仪式感。“我也是久经沙场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在三十岁的时候自己亲身遭遇到如此大的失败,也算是人生的低谷,还好熬了过来。”

VG俱乐部的CEO:我们本来就属于LPL

  也算是不破不立,突如其来的打击让陆文俊开始反思关于俱乐部运营的一切,他既不会将自己的压力施加给别人,也不会自己闷头苦想,他始终相信实践出真知。“没有什么比今年更失败的事情了。后面发生的一切都会比现在好。我们经历的失败教训是别人没有经历过的,吸取的教训在之后给我们更多的帮助。”

VG俱乐部的CEO:我们本来就属于LPL

  令人崩溃的“五连跪”

  “在职业俱乐部待了超过六年,见到了很多失望,成功和起起伏伏。2017年的失败确实是我这么多年来最惨痛的一次。”陆文俊回忆这过去的一年,上半年算是经历了一场“五连跪”。

VG俱乐部的CEO:我们本来就属于LPL

  过去这一年,VG《英雄联盟》分部掉级;《Dota》分部没能去Ti;《守望先锋》分部尽管位列国内顶级行业,但春季赛却未能打进职业联赛;《CS:GO》无缘major;《王者荣耀》的失利……

  刚刚步入而立之年,事业备受打击,这是一出新媒体上贩卖“中产焦虑”、“中年危机”的标准戏码。怎么看,陆文俊都要“凉”下去了,毕竟电竞产业在过去这2,3年内野蛮生长,作为俱乐部的CEO,他享受到了足够的行业红利,本着“吃瓜群众”那种“出来混迟早要还的”的心态,他该遭此一

  “我在上半年虽然心态没有完全爆炸,但也是在崩溃的边缘。关键是怎么在失败的时候检讨自己,总结自己。”陆文俊坦诚说道,“我思考了很多,成绩才是俱乐部的核心,不管需要我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重压之下,陆文俊不再是赛事的旁观者,而开始亲力亲为。整个夏天他推掉了能推掉的商务活动,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完完全全的投入到《英雄联盟》分部赛训管理上。

  上一次,陆文俊亲身参与到赛训工作中来还要追溯到四五年前,各大LPL战队纷纷成立,在外设代理公司安稳做着甲方的陆文俊看准时机转投乙方,加入VG并参与赛训工作。

  来自舆论和自身的压力,导致陆文俊在那个夏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好在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英雄联盟》分部成功打回LPL;《Dota》分部花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做出了人员调整,两支战队都走向了正规;《守望先锋》分部打进了职业联赛并拿到了亚军;《王者荣耀》分部往更好的方向前进;下半年组建的“吃鸡”分部,成绩也还过得去。

  “都说触底反弹,我已经触到了这个底,现在就是我的反弹期,看能不能弹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陆文俊笑了。

  救赎

  2017年6月4日德玛西亚杯长沙站,掉级后调整阵容首次出战的VG在八强赛中以3:1的比分战胜了EDG,这是他们建队以来第一次在淘汰赛中战胜EDG,也第一次杀入了德玛西亚杯四强。

  “那场比赛的胜利带给我们很大的信心。我也通过那次给队员们树立信心,我们就是LSPL最强的队伍,我们就是LPL的队伍,只是我们可能需要一个暑假去上一次培训班,可能这个培训班回来后,我们又是一支新的队伍。”作为俱乐部最高层的管理,陆文俊深知只有自己调整好心态才能带着队伍走得更远。

  不过陆文俊高估了队员的心理调整能力,毕竟这些年轻人平均年龄也就20岁出头,在俱乐部高层的“高度赞扬”之下便开始膨胀,再加上VG在LSPL的前几轮基本以碾压姿态连胜,开始产生了轻敌的念头。

  随后,VG很快便输给了YM,去年夏天对于陆文俊来说显得异常的漫长与煎熬。“从那以后我认清了现实,结果都是有风险的,我们要抱着该有的心态去打。”打那场比赛之后,他真正体会到各个队伍为了生存的残酷性。

  面对着唯一可以直接进军LPL的机会,所有的LSPL队伍被放置到一个荒岛之上,唯有最后的生存者才到“逃离”出这个荒岛,恰逢《绝地求生》这款游戏风靡全球,陆文俊和他的队员们上演了一出属于《英雄联盟》的“绝地求生”。

VG俱乐部的CEO:我们本来就属于LPL

  在LSPL个赛季中,输给YM却只是VG考验的开始。赛季末的时候,VG遭遇到了一些难以突破的瓶颈,不但被GT 2:0常规赛双杀,在训练赛上有些战队也变得难以战胜。狭路相逢勇者胜,VG在季后赛第一轮就遇到一个赛季都没赢过的GT,“队员们在他们身上遭到了打击,我们和队员沟通了很多,告诉他们不能丧失信心。”

  面对曾经的“绊脚石”GT,VG在季后赛第一轮里准备了相当多BP上的应对“大招”,虽然最终结果是以3-1的比分战胜了GT,“大招”也成了“虚招”,但他们知道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赢了GT以后,我和我们经理是长吁了一口气,想着‘又要再熬一周’,”陆文俊接着解释说,“但这个熬我们十分开心,至少我们看到了回(LPL)去希望。如果输了,这个夏天就解放了,但这种解放是悲观的解放,失落的解放。”

  2017年8月24日对于陆文俊来说是一个“大日子”,这一天将决定着VG是否能够完成救赎,拿到LSPL的冠军。在那一天,陆文俊甚至不敢轻打开自己的微信、微博这些,因为害怕那些“不明真相”的亲朋好友发来各种“祝福”和“打气”。因为在电竞圈内,这些都被视为“毒奶”,不管是否存在玄学,他都不敢去碰这个“雷”。

  甚至和陆文俊有着十年交情的老友想去现场观赛,都被他果断拒绝,因为自己实在太想赢下这场比赛。直到VG夺得LSPL冠军的那一刻,一切的煎熬和等待都变得值得。陆文俊直接泪撒比赛现场,鬼知道他整个夏天都经历了什么——在三十岁的节骨眼儿上经历了职场生涯的最大挫折,然后再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低谷。

  “高兴是因为我们回来了,不激动的原因是我们本来就属于LPL。”陆文俊庆幸自己带领着队伍完成了自我救赎,也终于有勇气去接受来自各界的“贺电”。

  陆文俊“老”了

  经历了去年的“绝地求生”后,陆文俊突然意识到周围的朋友对他的称呼从“小陆”变成了“老陆”。有可能,18岁只是他社会意义上的成年,30岁才是他整个职场生涯走向成熟的起点,而去年所经历的一切可以算作一场别样的“成年礼”。

VG俱乐部的CEO:我们本来就属于LPL

  早期电竞俱乐部由“富二代”发起,出于爱好或者试试的态度去经营,大多处于亏损的状态。有着甲方经验的陆文俊很早有就意识到:俱乐部没有资金的支持是很难发展下去的。“即便俱乐部是靠爱发电的,但不可能一直靠爱发电,总要解决俱乐部的营收问题。”所以在他的操刀下,VG拉来了达尔优、天喔等一众赞助,“我从甲方到乙方,我知道甲方的需求是什么,所以我会更多的考虑甲方感受。”他打开了电竞俱乐部商业赞助的大门。

  但随着VG商务拓展的进程加快和其他电竞项目的发展,陆文俊不得不把自己的精力从《英雄联盟》的赛训上脱离出。在他看来,这也是去年VG《英雄联盟》分部降级的最主要原因,“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管理俱乐部,确实是我工作上的疏忽,我承担我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一方面,陆文俊开始学会了担当,另一方面他也意识到整个电竞产业的盘子已经今非昔比,越来越庞大的规模使得俱乐部经营开始走出“作坊模式”,至少,凡事不能只靠他一人去完成,毕竟个人精力有限,否则又会是首尾难以兼顾。

  那种坐绿皮火车去打比赛,可能经费不够还要管朋友借钱,三五个人挤在一个又小又破的房间里的岁月已然过去;富二代疯狂涌入电竞圈,不计代价地“高举高打”的“金元时代”即将作古。

  现在,整个产业需要的是更为理性的经营者,需要从整个全局去思考问题的经理人。在经历了去年的波折之后,陆文俊开始去主动拥抱这些,他开始积极地去资本圈、体育圈的人士学习,甚至奔走在一些泛娱乐主题的产业论坛,目的就是想多去接触一些理性的经营方式,

  因此,陆文俊开始更为系统化地考虑整个俱乐部的运营。由于LPL将取消升降级,经过俱乐部高层的商议,VG收购了一支LDL的名额,组建了自己二队——UP战队,形成了梯队化的运作模式,这与众多NBA球队在发展联盟里有一支队伍来锻炼新人的模式极为相似。

  “比如早期的SMLZ和韦神,后期的emiy,world6,都是从VG出来的。”陆文俊认为VG是具有培养新人的基因,未来的产业发展趋势也将更加利于自身的发展。

  在陆文俊看来,“电竞圈就像中国的选秀,给了平凡人翻身的机会,只不过这个机会是职业赛场上。”如果没有电竞,他现在可能在传统行业做着朝九晚五的白领,可能在某所高校里当着悠闲的老师,也有可能在体育行业里做个小解说。但他始终追随自己内心的热忱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转型,即便过程充满坎坷。

  “我这十多年是完完全全奉献给了电竞,但我一直还觉得自己还是二十岁刚毕业的小伙子。朋友对我的称呼从小陆变成了老陆,这种感觉不太好。”马上三十一岁的陆文俊觉得自己还很年轻。

视频推荐 图集推荐

  • 更多

栏目推荐

  •         

LOL视频排行榜